TXT下載

第六百五十四章 游戲結束

作者:玄機夢境   收藏此書  加入書簽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趣閣]

    https://om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背頂強盛的寒光,曦和三人用盡渾身解數才回到大家身邊,但下一刻,巨大的爆炸含著寒氣猛地擴散。白光蘊含狂暴的力量和絕對的零度,瞬間沖向四周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巨大的轟鳴強行喚醒這片大地,當天空中的厚重陰云都被掀開,受驚的野獸在地面狂奔,但根本逃不掉。它們的身體消失在白光里,最后只剩空中亂飛的冰屑。大樹被光芒觸及的瞬間被撕成碎片,與此同時,寒冰將其覆蓋,在強烈的氣浪里,它們只剩消失的命運。

    甘索爆星后的力量外加黃泉之氣十分強橫,用毀天滅地這個詞來形容一點都不過分。此時,圓形的氣浪不斷向外擴散,方圓十里都在范圍內。

    巨響不僅打破天地的寧靜,還打碎窮凌的心,之前甘索大哥只是讓他放心,說他會拖住他們。他猜到會以這種方式,但當事情真正發生時,他還是難以接受。紅盾十一個人,現在只剩八位。

    窮凌內心悲痛,一瞬間難以呼吸。他以前是個桀驁不馴的人,對身邊的人滿是不屑,因為不服氣。

    當初在絲城,在段琴和小符加入紅盾時,他的特殊之處被發現,在他說出自己的身世后,都準備離開了,沒想到星則淵留住了自己。那天的事他永遠不會忘記,當星則淵說出沒讓他走的時候,他既有些小小的感動。

    還有那次曲阿降臨,他對自己都失去了信心,沒想到曦和拼命把他救了下來。他不是鐵石心腸,在這段時間里,他認可了星則淵,也認可大家,還有甘索。在認可大家的同時,他也被大家當做親密的伙伴。

    貪婪自私永遠都是人類的代言詞,但甘索為紅盾做的太多了,他永遠都默默奉獻,從無將其表現在嘴邊。真因為如此,很早就銘刻返生咒文的他值得讓窮凌叫他一聲大哥。他不止年齡在他之上,品格也是他所尊敬的。

    此時,背后迅速沖來的氣浪令窮凌大吼。

    “甘索大哥——”

    他鼻頭發酸,甘索大哥一直期待自己和凡奧的婚禮,還有小星和幼幽的。他還對小符說,很遺憾沒看到她穿上婚服的樣子,小符笑吟吟的說沒關系,等團長和幼幽結婚時,她就再穿一次。但是,甘索再也見不到了。

    窮凌緊咬牙關,太突然了,明明小星才剛復活,甘索就走了。

    他心里有氣,此時恨不得回去將北辰·曦和肢 解,但他能做的,只有保持冷靜,然后帶著大家飛快往外跑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背后的白光帶著寒氣而來,速度極快,照亮窮凌有些驚慌的面孔。他現在的混沌之炁根本擋不住這種超大范圍的爆 炸,一道氣浪就足以將他吞滅。而現在,背后的氣浪就要來了,他已感覺到寒氣。

    “拼了!”

    窮凌將身邊的黑球推到身前,用自己的身體擋在它后面。甘索大哥能為紅盾犧牲生命,他作為其中一員,也能奮不顧身!

    血液加速,身體機能提升到極限,在窮凌推動黑球時,背后的氣浪還是如期而至。當窮凌的眼角閃耀出爆 炸的白光氣浪時,他已做好承受痛苦的準備,但劇烈的疼痛沒有到來,反而出現一絲溫和的力量。相比那些冰寒,這股力量溫柔的像一個人。

    窮凌抬頭,瞬間淚目。

    迎著黑夜的背景,他看到一張熟悉的面孔。

    “甘索大哥。”

    甘索用自己的信念將氣浪中的寒冰化作一個巨人,此時雙手捧著窮凌和裝載大家的混沌黑球,背朝氣浪,順風將大家送到遠方。

    這是他留給紅盾最后的保護,從此,這個團隊的副團長將化為冰屑,在明日太陽升起時融化。

    文字表述有時太過累贅,但一切都只發生于一瞬。幾秒后,這片山區被夷為平地,半徑十里的土地寸草不生,只有厚厚的冰雪覆蓋。

    在爆炸邊緣處,冰雪巨人化作漫天的飄雪和冰屑,消失在窮凌眼中。

    “甘索大哥,再見了。”

    天地在恢弘大氣的爆炸中閃亮瞬間,隨后又慢慢昏暗下去,像短暫的生命般燦爛。當天地再一次黑暗時,窮凌帶著大家立即離開,他怕再出意外。甘索大哥用生命保護他們,要是這樣他還讓小星受傷,窮凌肯定不會原諒自己。

    窮凌轉身的瞬間,立即進入備戰狀態,他的心跳開始加速,像見到死神的信差。窮凌拱起鼻子,像一頭被激怒的野獸,絲毫不顧神獸的形象,他的語氣滿是仇恨,道: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只見,在窮凌對面,王者傭兵團的九人完好無損,除了魁克一人坐在地上,其余人都還能勉強站立。

    曦和喘了幾口氣,投目看了眼身邊的大家,剛才太險了。要不是小諾在緊要關頭打開了星陣魔法圖,將他們傳送到這,他們就要在那場爆炸中身受重傷,離開這世界!

    小諾癱在地上,她的星神星團之力在之前一瞬間被抽干,現在沒了力氣,和她狀態差不多的是塞爾維奇和紅蓮,他們離冰龍近,受到了波及,半個身體都還處于凍僵狀態。在他們先后倒下時,王者傭兵團能戰斗的只有曦和,劉一鳴,皇尚和靜海。

    “游戲結束了!”

    曦和沒有回答,現在大家的狀態都不好,他們剛被傳送于此,為了防止意外再次發生,他必須盡快殺死星則淵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?為什么?甘索大哥都付出生命了,你們還緊追不舍?是要把人往絕路上逼嗎?”

    窮凌說時,身邊的黑球消失,其中六人趟在地面,他們還沒醒,在此之前,窮凌將擋在他們身前,不惜生命的保護他們。

    “別廢話了,滾開!”

    曦和上前,瞬間爆發出一個羅神該有的力量,令窮凌身形爆射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窮凌的吼聲中有痛苦也有無奈,在他眼中,曦和正快速對星則淵伸拳。在劇烈的心跳聲中,窮凌雙腳將地面踏出一個圓形大坑,而后瞬間射出。

    紅盾給王者傭兵團帶來的驚訝太多,為防止萬一,這次皇尚和劉一鳴一起出擊,欲攔住窮凌。后者身形輕盈,在空中猶如空腔之鳥,他躲過皇尚,而后翻轉身體,準備以同樣的高速躲開劉一鳴。

    眼看兩人就要撞在一起,窮凌卻扭動身體,在他以為自己成功時,被靜海以星神星團之力化作的箭矢擊中。窮凌身體一滯,這一瞬間,劉一鳴身體落下,將其抱住,甩向身后。

    “該死!”

    靜海將所有的力量都凝聚在剛才那一箭里,否則真不一定能攔住窮凌。而此時,窮凌已錯過時機,在他眼中,曦和的手臂已停在空中。

    “小星!”

    窮凌吼時,和劉一鳴激烈的戰到一塊。小星,小星,小星!他著魔發瘋般的進攻,但星則淵那邊并沒有他想的那么糟。

    只見,窮凌的拳上握住兩只纖細的微涼手掌。曦和看向這兩只手掌的主人,幼幽臉上的血早已凝固,看起來有些狼狽,但即便雙臂顫抖也死死抓住曦和的手,不讓其下落。

    “小星,由……我來保護!”

    幼幽的聲音在顫抖,她剛才突然醒來,她沒有多思考,一切都出于本能,守護所愛之人的本能!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曦和震臂,射出一道極強的拳風。千鈞一發之際,幼幽眼眸一凝,雙手上冒出黃光,所以曦和的拳頭偏了偏,拳風沒有刺穿他的心臟,而是貫穿胸膛。

    “咳!”

    星則淵咳出一口血,在疼痛中蘇醒。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雙手上黃色的龍頭在吟嘯,她猛地抬起曦和的手臂,下一刻,窮凌歸來,一腳踢在曦和腹部。

    曦和是羅神,擁有三顆星神,但他的藏星神在實戰中沒有作用,所以也在之前的戰斗中受了傷,此時更在窮凌的一腳下后退好幾步。等他停下時,面孔冰冷如鐵。

    “小星。”

    幼幽之前一瞬間爆發“神龍力”和“穿速形”的力量,此時虛弱趴在星則淵懷中。她的雙手因為之前承受了曦和的拳風,所以血肉模糊,眼睛也很快閉上,星則淵起身,將她輕輕擱在段琴身邊。

    手掌扶著自己的胸膛,星則淵的第一星神色星神“戰囚”催動!

    之前使用虛空獸的力量耗盡了星則淵的力量,但他現在既然醒了,就能再一次催動“戰囚”。魄藍色的光在給他積攢力量,他每一次站起,都會變得更強。

    其實現在星則淵站起來全憑毅力,他的身體細胞都被撕裂,這是之前短暫擁有羅神力量的代價。但當幼幽躺在他懷里他就明白,他還有要保護的人,不能就此倒下!

    “曦和,你太讓我失望了!”

    星則淵說時,窮凌站到他身邊。

    “去見加爾多多·甘索吧!”

    曦和說時,星則淵心頭一顫,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,唯恐曦和發起突襲。

    “窮凌,甘索大哥呢?”

    低下頭,心情沉重的窮凌不知該怎么說。

    “我來幫他說,你的甘索大哥,自爆了!”

    星則淵愣住了,一道霹靂訇然在他頭頂落下,甘索大哥自爆了?也就是說,他……死了?

    星則淵和窮凌想的一樣,他的眼淚自己往下流,根本不受控制。

    事情怎么會這樣?星則淵以為用完虛空獸的力量就能逃出曦和的控制,但他沒想到自己的身體根本堅持不了多久,但也跑的夠遠。

    聽窮凌說,甘索大哥留了后手,只要他們堅持到天亮就行,星則淵原本還很樂觀,但沒想到,還是讓甘索大哥犧牲在這里。

    “北辰·曦和,我饒不了你!”

    星則淵說時,曦和大笑,他的笑聲十分霸氣,但又狂妄,令遠處的人心生不爽。

    “我最討厭曦和的笑,似乎覺得自己是個帝王。”

    在離曦和和星則淵兩百多米的地方,兩人正隱藏在黑暗里。因為太過漆黑,所以看不清他們的面孔,但其中一人說:

    “我們現在行動,還是過一會?”

    “別著急,等北辰·曦和和星則淵打起來,我們再動手,星·允諾身上的星陣魔法圖,遲早是我們的。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不等到北辰·曦和將星則淵體內的星陣魔法圖取出來再動手?”

    “這個想法是不錯,但你要知道,等到那時,王者傭兵團的人便會有所恢復,現在是他們最虛弱的時候,也是我們最佳的時機。等我們將星·允諾那的星陣魔法圖拿到手,就攻擊北辰·曦和和星則淵。殺死北辰·曦和可能有點困難,但不是沒可能,現在的他連平時一半的實力都沒有。等他死后,星則淵就是我們的,殺死他易如反掌!”

    這道聲音有些嘶啞,但他們在談論的話題顯然非比尋常。這場游戲還未結束,相反,才剛剛開始!

    “還是團長想的周到,跟著你果真沒錯!”

    男人說如上之話時,身邊的人自顧自的說:

    “終于,終于要成功了!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光之隱曜》,微信關注“優讀文學 ”看小說,聊人生,尋知己~
(快捷鍵 ←)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(快捷鍵 →)
双色球机选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