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下載

55、連接

作者:焦糖冬瓜   收藏此書  加入書簽

    收藏網址下次繼續看:""。

    ();    “放心吧, 你衰弱了, 我都不會衰弱。”衛凌笑著跟對方說拜拜。

    晚上,寢室里的燈關上了, 只有夜瞳的手機屏幕透著光。

    衛凌開口問:“我說……你剛才真的沒有感應到我們之間的聯系?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夜瞳回答的干脆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衛凌抱著貓,翻了個身,用含糊不清地聲音說,“溫酌……要不我邀請你來我的大腦……你來么……”

    懷里蜷著的小貓緩緩睜開了眼睛,看著衛凌, 鼻尖湊上去, 輕輕碰了碰衛凌的嘴角。

    衛凌覺得有什么東西很輕很緩地蹭過自己的臉頰,他一睜開眼睛, 赫然發覺溫酌就坐在自己的床頭。

    “溫酌——”

    衛凌的心里涌起一陣狂喜, 他呼啦一下坐起身來,一把抱住了對方。

    “你回來了!太好了!我在這里無聊的都快長毛了!”

    溫酌張開了手臂, 將衛凌緊緊地抱在了自己的懷里。

    明明很緊, 很用力,衛凌卻覺得自己就算被對方勒碎了也可以。

    “溫酌!溫酌!你都不知道我做了一個夢!夢見你們要跳進一個很大很深的坑里!有好多的畸獸沖過來!”

    “那個很大很深的坑是真的。它就是我定位到的克萊文所在之地,也確實有很多的畸獸沖過來。但是畸獸對于執行官來說, 根本不算危險。”溫酌放開了衛凌。

    “那里是克萊文的老巢嗎?”衛凌問。

    “只能算是他的巢穴之一。我們現在還在里面呢,你要來看一看嗎?”溫酌說。

    “老天爺!你竟然一邊在執行任務,一邊……一邊分心來我的腦子里!而且隔了十萬八千里!那樣會弱化你在巢穴里的能力吧!”

    被溫酌放開了,衛凌才發覺自己懷里的小貓不見了,守在寢室里的夜瞳也不見了。

    所以,自己和溫酌的這番談話, 也是在意識的世界里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說的嗎,蜂王可以控制一切,包括你的工蜂和雄蜂。”溫酌好像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衛凌卻在聽到“雄蜂”的時候,心跳就像梗住了一樣。

    “跟我來。你可以和我聯系在一起,而我可以聯系其他人。也許這才是真正編織‘網絡’的方式?”溫酌開口道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沒見面了,這樣的溫

    溫酌在衛凌看來……真的溫柔到爆炸。

    溫酌扣著衛凌的手腕,將他往自己的懷里一拽,不過轉瞬,他的意識就好像忽然進入了溫酌的大腦!

    眼前是一片黑暗,很潮濕,仿佛還能聽見地下水滲透進來,滴滴答答的聲音。

    原本黑暗的視野逐漸變得清晰起來,洞穴內巖石的輪廓、前方執行官壓低了槍口向前走的背影,不需要任何光線,衛凌都能看清楚。

    他知道,這是溫酌的視界。

    每一道縫隙里,都像是有什么會張牙舞抓竄出來,衛凌提著十二萬分的小心,盡管自己的身體并不在這里。

    這就是黑洞的底部嗎?

    他在夢里看見溫酌帶著連羽還有何斂跳下來的地方?

    這個巨大的黑洞,是怎么形成的?

    “這座黑洞的中央,曾經是一個醫院。許多被諾亞感染的病人出現了衰弱的癥狀,被送來了這個醫院救治。但是很快,他們要么因為失去大量的養分而死亡,就像你見過的那些干尸一樣。要么……畸化,有小部分成為了完整的諾亞。”

    衛凌聽到了這里,基本可以猜到后面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當市民被疏散,這座醫院就不得不被摧毀了。

    這應該是爆炸之后留下的坑洞,而且是連續不斷地準確打擊才能砸得這么深。

    “塞恩·克萊文在這里嗎?”衛凌難以相信。

    “你懷疑的理由呢?”溫酌問。

    “你不覺得……塞恩·克萊文非常講究品味嗎?他什么都想要最好的,以此匹配他作為整個族群父本的地位。”衛凌說。

    “但是如果塞恩·克萊文不在這里的話,我是怎么感應到他的?”溫酌反問。

    就在這個時候,他們通過了狹窄的縫隙,進入到了一個非常寬廣的空間。

    在這個空間的中央,有一張床。

    床上是絲絨緞面的被子,里面躺著一個人。

    走在最前面的執行官回頭看向溫酌,溫酌給何斂一個眼神。

    何斂閉上眼睛感應,他的周身散發出一層淡淡的藍色熒光。

    “這床被子能不能掀開啊?”連羽歪著腦袋問。

    “這里到處都是諾亞。”何斂冷聲道。

    所有執行官都朝著四周的石壁抬起槍。

    “這里應該就是塞恩·克萊文飼養同類的地方

    。只是大部分都處于休眠的狀態,因為沒辦法得到充足的營養。沒進來之前,距離不夠,何斂也無法感應到休眠的諾亞。”溫酌說。

    衛凌卻緊張的要命,就算處于休眠狀態,也隨時會醒過來。

    溫酌并沒有帶太多的人來,如果諾亞數量過多的話,他們能夠應付嗎?

    緊接著,只聽見從頭頂,也就是黑洞入口的上方,傳來一個聲響。

    那個聲響就像是用舌頭彈過上顎傳來的聲音!

    這聲音進入黑洞之后,一層一層地落下來,越來越響亮。

    當它抵達黑洞的底部時,引起強烈的震顫,就像是一個信號——沉眠在深洞中還未完全成熟的諾亞,全部都醒了!

    漆黑一片的石壁上,一時之間有無數的物體在快速移動,烏泱泱一大片,像螞蝗。

    衛凌通過溫酌的視野,看清楚他們都保持著人類的形態,速度卻更快。

    何斂冷聲道:“他們來了!”

    瞬間,這些諾亞朝著他們飛撲了過來。

    他們的速度比畸獸更快,并且更擅長配合與思考。

    何斂瞬間將撲上來的幾百個諾亞全部都拖拽住了,他們此起彼伏地撲上來,又因為失去行動能力而墜落。

    可是這個黑洞太大了,內部盤根錯節,不知道藏匿了多少沉睡的諾亞。

    “成千上萬都不為過……塞恩·克萊文是個瘋子嗎?”何斂冷聲提醒。

    “子彈是打不完的!真煩!”連羽一開始還打了幾個,到后面就根本不想浪費力氣了。

    派來的執行官人數不少,從能力上來說一個干掉一百個諾亞都沒問題。

    可是根據何斂的感應,很明顯這不是一比一百的戰斗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摔落在地想要掙脫何斂的諾亞越來越多,很快就能吧這個空洞給填滿。

    擠都能把他們給擠死了!

    衛凌著急了起來,他很想出份力,可是他雖然能看見和體會到這一切,但他并沒有在溫酌的身邊。

    “衛凌,你想幫我嗎?”溫酌問。

    “當然想!”

    “那好,感受我的存在,你不需要和任何hybrid連接起來,你只要和我在一起就好。”溫酌說。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難道你想……”

    難道溫酌想要在這么危險的情況下,驗證衛凌八年前

    隨口胡謅的猜想。

    “相信我,不要拒絕我。把一切都交給我……好嗎?”

    那一句“好嗎”,讓衛凌完全失去了質疑和反抗。

    在那一刻,他的大腦仿佛成為了溫酌的大腦,朝著他所期望的方式感受著周圍的一切,包括每一個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連羽、何斂、焦陽……每一個執行官。

    “何斂,把所有的諾亞都拖在他們的洞穴里。”溫酌開口。

    連羽一聽,立刻緊張了起來:“不能再繼續了!何斂的安奇拉活躍度已經抵達百分之九十八了!”

    Ps:書友們我是作者焦糖冬瓜,近期由于很多讀者反饋找不到讀書入口,現良心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,支持小說下載、聽書、零廣告、多種閱讀模式,幾乎能找到網上所有的書,詳情請花半分鐘時間關注微信公眾號"找書神器"(微信右上角點"+"號->添加朋友->選擇"公眾號")->輸入:"" 搜索并添加公眾號,然后按提示操作即可,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!

    溫酌卻不為所動:“再試一次,何斂。專注起來。”

    何斂抬起手,示意連羽放心。

    他深深吸了一口氣,再度發動自己的能力時,他感覺到自己的大腦前所未有的輕松和強大。

    自己的每一處已經疲憊的神經,就像是被注入了某種力量一樣,變得躍躍欲試,他的能力輻射一樣強而有力地滲透進入盤根錯節的洞穴之中,強勢地捕捉每一個試圖沖出來的諾亞。

    連羽呆住了,因為他收到的提示,是何斂的安奇拉活躍度正在下降。

    不知不覺,沖出來的諾亞越來越少,他們都被困在了里面!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這是怎么做到的?為什么何斂擴大的捕捉的范圍,安奇拉的活躍度卻沒有上升?”連羽充滿了疑惑。

    “你感覺不到嗎?”溫酌淡淡地反問。

    連羽愣住了,他低下頭來,握緊了拳頭又放開。

    似乎有一種無形的力量,浸透了他的身體,將一切都鞏固和強化,這種感覺很奇妙,他無法用語言來形容。

    甚至于,他能體會到自己的身邊何斂的存在、焦陽的存在,以及其他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還有溫酌強大的控制力。

    “雖然我不知道這是怎么做到的,但是教授……好像增強了我的能力……”何斂疑惑地說。

    溫酌走到了那張床前,一把將那床精致的絲綢被單給扯了下來。

    塞恩·克萊文竟然就躺在上面!

    所有人萬分警覺,槍口紛紛對準了克萊文。

    但是床上的克萊文一動不動,毫無生氣。

    他穿著絲綢的睡衣,平躺著睜著眼睛,卻沒有焦距。

    嘴唇微張著,仿佛要說什么,又像是吐出最后一口呼吸。 </p>

    一秒記住域名:""

   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反向捕獲》,微信關注“優讀文學 ”看小說,聊人生,尋知己~
(快捷鍵 ←)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(快捷鍵 →)
双色球机选表